「廢墟變遊樂場」

選擇性緘默 (selective mutism) 的同學,多數是源於焦慮和不安,因而影響日常社交。但「開口說話」對我來說不是首要治療目標,重要的是先與同學結連、溝通,了解他真正的內心世界,才能進深設定真正符合同學需要的治療目標。


初次見面,我就選擇不說話,和他一起靜默。同學採取敵不動、我不動策略,靜觀其變,與我毫無眼神交流,與我預期相近。


房間有一部份擺放了一推沒用的桌椅,推砌得很高 (見圖),起初我很不喜歡,我覺得很有壓迫感,不能有太大郁動。


我沒有理會他有否理會我,刻意保持距離、給予空間,自己弄自己的黏土。十多分鐘後,他有第一個行動: 拿取黏土。我沒有很大反應,繼續由他的,過了數分鐘後,他向我拋擲一個由黏土做的球,我們就開始了拋球比賽,在桌椅之間互相躲避。


好好運用環境,原本看似壓迫的「廢墟」竟然變成了我們的「遊樂場」,塑造遊玩的場景,讓我們沒說話但樂在其中,建立初次溝通的橋樑。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